儿子高考低于200分父亲怀疑不是亲生的多次DNA鉴定结果不一样

原标题:儿子高考低于200分,父亲怀疑不是亲生的,多次DNA鉴定结果不一样

儿子彭胡连续三年参加高考,分数都低于200分,作为工程师的父亲彭向东怀疑儿子不是自己亲生的,悄悄和儿子做了亲子鉴定,发现DNA鉴定结果显示二人并非亲子关系,因此影响他和妻子、儿子之间的矛盾。然而,再次和儿子进行DNA鉴定,结果却显示他和儿子之间为亲子关系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?

彭向东是武汉市某公司一名高级工程师,妻子胡元英是高校的副教授级讲师,二人均是博士文化程度,他们有个儿子叫彭胡,却是他们的一块心病。

作为高级知识分子之家,彭向东对于儿子一直寄予厚望,从儿子3岁开始,他就有意识地培养儿子的特长,让儿子上幼儿钢琴培训班。儿子表现出很好的音乐天赋,学钢琴学得特别快,四岁左右时,就能流利的弹奏世界名曲,多次应邀参加各种文艺演出。5岁的时候,在圈内已经小有名气,多次在全国少儿钢琴大赛中斩获大奖,甚至多次与国内知名钢琴家同台表演,彭胡在音乐上的天赋,一度为多名钢琴家称赞,甚至有知名钢琴家要收他为徒。

相对于音乐的天赋,彭胡的文化学习就不尽人意了,父亲彭向东来自湖北的农村,靠着勤奋学习,一步步从一名农村孩子考上大学后来又读研读博,成为一名高级工程师。彭向东的理念里,儿子的音乐天赋再好,如果没有文化底蕴的支撑,不会走得太远。

对此,妻子胡元英虽然深有同感,她毕竟是教师,觉得儿子可以向特长方面发展,但是彭向东却认为儿子的学习成绩一定不能落下。

夫妻二人注意到这个问题时,彭胡已经8岁了,读小学三年级,各科成绩都很差,语文数学外语都考不及格,班主任老师曾委婉地告诉彭向东夫妇,彭胡上课不认真,爱讲话,几乎不做作业,还有一些很不好的习惯。

彭向东知道,这与彭胡成长环境有着莫大的关系,之前,彭胡一直生活在掌声和鲜花中,走在外面也是“小名人”,亲戚朋友包括同事,见到彭胡都会称他一声“天才”,这让彭胡幼小的心灵中,有一种超乎同龄的优越感,也让他养成那种“眼高一切”的毛病。

彭向东认识到这个问题后,自然也没敢马虎,所以开始推掉儿子的不少演出活动,一门心思矫正儿子的毛病。他的方法简单而明了,就是要让儿子把重心放在文化学习上,至于钢琴的学习,只能当成业余。胡元英在丈夫的坚持下,也只好做出让步。

然而,几年下来,彭向东夫妇在儿子的文化学习上,花了不少功夫。胡元英不仅自己教,儿子上初中后,还专门给儿子请了一对一的家庭教师,然而,彭胡的学习成绩一直提高不了,中考更是只考了两百多分。

这几年的文化学习中,彭胡内心是反感的,可是在严厉的父母面前,并不敢表露出来。而且因为绝大多数时间,彭胡都放在了文化学习上,偶尔有时间练习一下钢琴,也让彭胡变得无精打采。

遇到心情不错的时候,彭向东和胡元英二人偶尔让彭胡去参加一下文艺演出,虽然在外行看来,彭胡演奏还算不错,可内行人一看,都摇头表示惋惜,觉得这个孩子当年演奏的那种灵动性,已经荡然无存,所谓的“钢琴小天才”已经泯然众人。

对此,彭向东和胡元英二人虽然也感到有些遗憾,但是并不十分在意,他们更在乎儿子的文化的成绩,然而中考之后,他们才意识到,儿子似乎真的捡了芝麻丢了西瓜。

因为儿子文化分数低,彭向东又决定让儿子参加某高中艺术生招生,结果落选了,这对儿子彭胡来说,打击其实是很大的。

后来,彭向东通过一些关系,将彭胡送到某重点高中就读,彭胡的文化成绩一如既往地差,高二时,彭胡转为艺术生。靠着小时候过硬的钢琴基础,彭胡在专业考试上,基本能达到一些高校艺术生招生的标准,然而,第一次高考的文化成绩,彭胡考了121分。

彭向东让儿子复读一年,胡元英把大量的时间,花在辅助儿子的学习上,可是儿子就是不开窍,结果可想而知,第二次高考,考了182分,比第一次提高了61分。虽然分数仍然很低,但是胡元英觉得儿子还是有进步的空间,所以决定让儿子再次复读,然而第三次高考,彭向东只考了141分。

儿子的学习成绩如此稀乱,让原本感情还好的彭向东、胡元英二人,开始频繁地争吵,最初争吵的内容是对儿子的教育上,两人相互埋怨,胡元英对丈夫当年一味地抓儿子的文化课学习而断送了一个“钢琴天才”十分懊悔,也成了她经常攻击丈夫手段。

儿子的文化成绩差,一度也成了彭向东的心病,他甚至开始对儿子的身份产生了怀疑。其实,从儿子参加第一次高考开始,彭向东心中已经有了疑问。他和妻子都是高级知识分子,按说儿子应该遗传了他们的基因,成绩不会太差,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,这其中是不是有其他原因?

彭向东开始怀疑彭胡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亲生的?而这个念头一旦在脑海中形成,也让他想起当初自己和胡元英恋爱之前,胡元英曾和大学的一名音乐老师谈过恋爱。结婚之后,彭向东曾被公司派到上海深造了两年,他们的儿子彭胡正在那两年间出生的。

有了这个想法之后,彭向东的心中就有一个梗,常常为此事烦恼,在彭胡第二年高考成绩出来后,他悄悄把儿子的头发和自己的头发拿去做DNA鉴定,然而鉴定的结果正如他猜测的那样,他和儿子并不是亲子关系。

这个结果如一记重锤敲击在彭向东身上,再想想自己十几年来,在儿子身上花了不少心思,为这个儿子操碎的心,心中不禁冷笑和感到深深地悲哀。

彭向东并没有第一时间把这个结果,告诉妻子和儿子,因为他内心十分矛盾,一旦公开这个结果,极大可能会造成了他们婚姻的解体。而且这种事情,对于爱面子的彭向东来说,更是羞于启口。

虽然彭向东没有讲出来,但是对儿子的态度明显地冷淡了许多,以至于妻子在让儿子复读第三年的时候,彭向东完全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。而在随后的一年里,彭向东开始以应酬、加班为由,再也不按时回家,对于彭胡的学习更是不管不问。

彭向东的反常举动,胡元英自然看在眼里,不过她只是以为丈夫对儿子“不成器”感到寒心,根本不会想到彭向东在内心深处已经把儿子当成了外人。看到丈夫对儿子的态度,胡元英也挺生气,说彭向东越来越不像个父亲了,彭向东则冷漠回应,一副儿子到底是谁的,你心中最清楚。

家庭矛盾的爆发,终于在彭胡的第三次高考成绩出来之后,胡元英告诉彭向东时,彭向东一副与自己无关的姿态,让胡元英很生气,开始指责和数落彭向东,彭向东也彻底被激怒了,口无遮拦冲着胡元英吼道:“彭胡考多少分与我有屁的关系,他又不是我儿子。”

胡元英顿时愣在当场,不可置信地望着丈夫,彭向东接下来的一句话,无异于火上浇油,他说:“彭胡是你和那个人的种吧?”

反应过来的胡元英顿时不依不饶,说彭向东污蔑她的清白,可面对彭向东拿出的那份DNA鉴定,胡元英彻底傻眼了,但她却非常肯定地说:“DNA鉴定有问题。”彭向东却相信这个结果,两人又免不了一阵争吵。

后来,在胡元英的一再坚持下,彭向东带着儿子再次进行了DNA鉴定,而这一次采取的抽血鉴定,结果出来后,彭向东再也不淡定了,因为这一次的结果表明,彭胡是他的亲生儿子。

两次鉴定出现两种不同的结果,让彭向东也变得手无举措,胡元英对此事也不理解,一家人又前往上海进行了第三次鉴定,同样采取抽血鉴定,结果和第二次一样,彭向东和彭胡之间是生物学上的父子关系。为了彻底弄清楚彭胡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儿子,他们又进行了第三次鉴定,而这一次采集的是头发,结果是彭向东第一次鉴定的结果一样,二者不是父子关系。

原来,出现在彭胡身上的是一种基因嵌合,是胎儿发育中的一种异常现象,简单地说,胡元英原本怀的是异卵龙凤胎,但是女宝宝很弱,在子宫孕育的早期就死掉了,但她的部分细胞被男宝宝“吸收”了,如此在男宝宝彭胡就会具有两套基因系统,一套是她自己的,另一套来自异卵双胞胎。

当然,原本龙凤胎的基因应属于同一父亲,但是基因嵌合的过程会导致部分基因序列产生变化,可能与父亲的位点对不上,当然还有更特殊的情况,就是作为父亲的彭向东本身也是一个嵌合体。

知道了这个结果,彭向东也挺自责的,自己不仅冤枉了妻子,也忽略了儿子。好在彭向东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,当即向妻子儿子道歉。

经历了这件事儿后,彭向东和胡元英也彻底地看开了,既然儿子不是考大学的料,他们决定把儿子送到专科学校或者职业技术学院,让儿子选择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发挥自己的专长。

有谁会想到DNA的鉴定,也会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,然而,这种事情却实实在在发生在一对父子身上,DNA鉴定作为判定一个人身份的重要标准,之前或许极少有人怀疑它的准确性,毕竟在绝大多数人的眼中,每个人的DNA是唯一性的,却忽略了这种基因嵌合情形。

由此,我们是否可以推测,之前一些进行DNA鉴定中,是否也有类似的情况发生,是否也造成亲父子(女)成为路人的情形?

文中的彭向东最初采取头发鉴定,按说DNA鉴定,在如今技术已经非常成熟的条件下,是不会出错的,但是,彭胡在胎儿发育的过程中,恰恰发生了一些意外,也导致鉴定的结果,出现了偏差,这让彭向东怀疑妻子对自己不忠,儿子也遭到他的嫌弃,同时,也影响了家庭的关系。

DNA亲子鉴定,作为判断亲子(女)关系的重要依据,在我们周围人群中,应用还是比较广泛,鉴定的结果也直接影响到了一个家庭的最终走向,可见其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当然,从本文中,我们也能看到,任何事情都可能有特例,就如同DNA鉴定,也会出现基因嵌合的特殊情况,影响最终的鉴定结果,这也提醒了世人,今后在做DNA鉴定时,除了常规的血液、毛发之外,还可以进行唾液、汗液、排泄物等等多种途径的鉴定,以达到最准确的鉴定结果。

当然,DNA亲子鉴定结果,只是作为亲情关系的一个参考,一个家庭未必有血缘关系,才能稳定,例如一些养父母与养子女之间,也会出现超越血缘关系的亲情,一个家庭除非万不得已,还是不要随便的去作亲子鉴定好,这对孩子来说或许是另外一种伤害。

本文中,虽然没有用过多的笔墨来描写彭胡的情况,实际上,站在第三者的角度上,可以看得出来,彭胡虽然出生于高等知识分子之家,实际上过得并不幸福,甚至还很痛苦,而造成了一切的,不仅仅有个人的原因,父母对他的教育也有很大的关系。尤其是和父亲多次反复的做DNA鉴定,他难道就没有想法吗?显然答案是肯定的。

No Comments

Categories: LOL竞猜

Tags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